返回

宿主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十八节 神灵的指引(第2/2页)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节成为男人们的储备品。尽管阿玫是头领孚松的妻子,却无法得到文明时代应有的权力与尊重。除非得到孚松的允许,平时的吃饭她只能呆在角落里,而且还得顾及着先让男人吃饱,剩下来的残羹剩饭才属于自己。

    他在沉默中无奈苦笑。这是专属于宿主的潜意识。按照北方蛮族的审美标准,阿玫其实很漂亮。头领妻子的身份让她得到了虽不能吃饱,却也勉强过得去的食物。与寨子里那些面黄肌瘦的女人比较起来,阿玫要显得更加丰腴

    天浩暗自叹了口气,他现在比任何时候都迫切希望得到第二个融合点。只有尽快强化身体和大脑,才能从根本上消除来自宿主的记忆影响。

    夹杂着一股冷空气走进木屋,分别对着三位寨子首领行礼。老祭司巫行对天浩的这些礼节非常满意。他微笑着,抬手示意天浩挨着自己坐下,满面慈祥:“吃过饭了?你大哥怎么样,好点儿没有?”

    “吃过了,我大哥恢复的很好,应该没什么问题。”天浩回答得很谨慎。他强压着身体里那股专属于宿主对阿玫旺盛勃发的潜意识,神情庄重且严肃:“大巫、头领、队长,有些事情,我想和你们好好商量一下。”

    老祭司用富含智慧的眼睛凝视着他,随手从火塘边拿起一块啃干净的骨头:“你指的是今天猎到的那些鹿?”

    “神灵使者是人世间所有智慧的真正源泉。”天浩用老祭司喜欢的方式恭维了一句:“神灵保佑,我们这次得到了很多猎物,超过五千头巨角鹿,足够寨子里的人吃上很久。冬天、春天,紧接着就夏天。”

    狩猎队长永钢被“夏天”这个词逗笑了。他没有思考,说话完全出于本能:“阿浩,你想的可真远。夏天……这么多肉不可能留到那个时候,会臭的。”

    “我想说的就是这个。”天浩认真的表情说明他对这件事情的重视程度:“猎物太多了,我们没办法一次性都运回来。现在是冬天,冻上的肉不会腐烂。但是天气不会一直冷下去,它会变热,春天,甚至夏天……如果我们不趁着现在采取措施,这些肉就会全部坏掉。白白浪费。”

    三名首领面面相觑,都从彼此的眼睛里看到了认同与思索。这是摆在大家面前需要共同面对的问题。区别在于,年轻的天浩直接提出,而我们……却在围着火堆庆祝这次狩猎。

    这个年轻人比我们想得更远,考虑问题也更加全面。

    天浩的这些话让老祭司非常意外。赞叹之余,他对这个年轻人的认识程度不由得上升了一个层次:“你有什么好的建议吗?”

    巫行不自觉的用上了探询口气,完全没有意识到已经把天浩摆在了与自己对等的高度。

    “这个冬天,寨子里的人有事情做了。”天浩不慌不忙抛出自己考虑了很久的计划:“我们得把山谷里的死鹿运回来。男人负责剥皮,女人和老人负责清理内脏。这项工作大约要持续两周。皮子需要尽快鞣制,否则就废了。”

    孚松微微颌首。他已经想过这些,只是在时间上没有天浩计算的那么精确。

    “另外,我们需要盐。”天浩说出了问题关键:“寨子距离海边很近,却一直没有足够的盐,我们必须从根本上改变这种状况。”

    永钢诧异地看着他:“怎么,你不知道东面那片海岸的危险?”

    “我当然知道。”天浩执拗的神情表明他态度坚决。这让屋子里所有听者都感到意外,包括坐在黑暗角落里的阿玫。

    他缓慢降低了音量,语气也变回了正常:“我不喜欢没有咸味儿的食物。我一直在观察。我有办法对付那些潜藏在海面之下的怪物。”

    这种话与大脑里的惯性思维产生了激烈碰撞,永钢想也不想就张口否决:“这不可能。”

    头领孚松张了张嘴,只是因为狩猎队长说出的话已经明确表达了自己的意见,就没必要继续重复。在这种时候,沉默不代表肯定与承认,而是深深的怀疑。

    “上天赐予了我们思考的能力,这是我们与野兽之间的最大区别。这是来自神灵的指引,我们可以用智慧战胜海里的怪物。”把所有事情都冠以“神灵”的名号,这是天浩从宿主记忆里搜寻到的重要信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