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锦乡里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025章 倘若他们两情相悦(第1/2页)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六个人的宴会持续再久也有限,亥时左右散了席。

    萧臻山今日喝的有点多,宴散后还拉着陆瞻念叨了好一会儿才松开,陆瞻回府还闻到身上一阵子酒气。

    晋王恰在廊下遇见他,问他来由。他说了,便被晋王数落了两句:“伤才刚刚好就乱来,这么大人了还不懂谨慎行事。”

    还是晋王妃闻声出来了,陆瞻这才得以回了宫。

    夜半的延昭宫灯火依旧,却静谧得过了头。

    陆他除了外裳,赤脚走到帘栊下,点了颗香。

    魏春带人抬了热水进来,陆瞻道:“南城桂子胡同口子上有间老客栈,你着人去跟那的店家交代一声,让他机警点,今晚住进去的宋姑娘是个弱女子,别让外头的人打扰到她。”

    付瑛明日要见宋湘他是不能管,但付瑛今夜喝了酒,看宋湘走后他魂不守舍的样子,他怕他不知分寸趁夜闯了去。

    魏春听到这儿,走近他说道:“世子今夜把宋公子带着一露面,不出三日,只怕许多人都要知道了。”

    陆瞻嗯一声。

    这事儿他既然办了,自然就在他预料之中。知道又怎样?又不能因为这个把他和宋湘捆绑赐婚。

    “小的不解,世子既不是有意于宋姑娘,为何如此抬举她?”

    “谈不上抬举,也就是顺手为之。幼吾幼以及人之幼,宋濂是个孩子,就是别家小孩子,我看到了也会这么做。”

    毕竟他也曾是两个孩子的父亲。

    一世经历下来,心性终究不同了,他不再是那个目高于顶鼻孔朝天的皇孙大人。

    魏春瞄了他一眼:“沈家寿宴在即,若是您与沈姑娘到时相互都中意,你跟这宋姑娘往来的事让沈姑娘知道了,不知道她会不会多想。”

    “为什么要多想?”陆瞻道,“我连沈姑娘的面都没见过,都不知与她会不会有可能,为什么要管她怎么想?”

    “到底世子与沈姑娘也算门当户对,咱们不妨谦逊些。”

    陆瞻放了帕子,头仰在椅背上闭目养神,明摆着不想再说下去。

    魏春望着他,把帕子放回铜盆,又道:“那世子觉得付公子人品如何?”

    陆瞻睁眼,缓声道:“看来重华什么都跟你说了。”

    魏春俯身:“只是说世子对那位付公子有些冷淡。”

    陆瞻默半刻,坐直身:“明儿办完事,让重华去刷三个月马桶。”

    “世子!……”

    “付公子的人品如何跟我不相干。”陆瞻凝视他,“他是天子门生,是朝廷的臣子,要评判他的是他的上司乃至皇上,轮不到我说什么。

    “做好你们自己的事情,也管好你们的嘴。这件事到此为止,之后的事我不说什么,但跟宋姑娘怎么认识的,我希望你们所有人都烂在肚子里。”

    魏春是陆瞻刚生下就拨过来侍候他的老人了,陆瞻撒泼的样子他见过,淘气的样子他见过,天真犯糊涂的时候他也见过,还有意气用事的样子他也没少见过,唯独像眼下这般模样他属实头一回见。

    魏春跪在地下:“老奴遵命!”

    “下去吧。”

    陆瞻垂眼抚扇。

    杀他的主谋虽然不太可能会是身边这些一起长大的近随,回来之后他也私心作过筛查,但是前世陆昀之所以能在酒里得逞,就说明他身边也存在着漏洞。

    眼下不愿他们把他跟宋湘之间想歪了是真,同时他也需要借这个机会敲打他们,否则到时候,不但是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