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锦乡里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036章 不速之客(第1/2页)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记得,”侍卫道,“一次便是说到洛阳花会,骆家的花有多么出色,皇上问骆家当年是谁携花出战的,唐震答说是骆家当时的二爷,皇上便没说什么了。

    “二次则是问何桢何大人当年在洛阳的交际圈子,也没有多问,都是唐震说什么皇上就听什么。”

    陆瞻顿了下,扭头跟重华道:“回头去吏部查查这个骆家犯的什么事?”

    吩咐完他又问:“还有什么么?”

    侍卫摇头:“其余都是聊到哪儿说到哪儿。”

    陆瞻盯着侍卫后脑勺,沉下气来。

    看来皇帝当真是跟人喝了半晚上茶,唠了半晚上的嗑。那他整这番阵仗,私下打发他去徐洛处盗信,到底是为什么?皇帝从唐震这儿又得知了什么?

    想到这里他又看向面前:“这唐震又未曾去过洛阳,如何能跟皇上聊上这么长时间洛阳风土人情?”

    “这层属下也很纳闷,而且,在说到洛阳这些的时候,唐震自己明显也磕顿了一下,后来才说他曾经跟许多洛阳人打过交道。这话我听着有疑,但皇上没问他。”

    陆瞻沉吟,随后摆摆手,让他下去了。

    重华等侍卫出门槛后才上前来:“这唐震看来对洛阳很熟,何桢在信中提到唐震,搞不好双方就已经认识了。”

    陆瞻认可这个说法:“前番查到的信息是唐震是在何桢回京后才到的何家,这十几年里他没有出过京城,那你就再去查查他之前有没有去过洛阳,他跟何桢到底什么时候认识的。”

    重华颌首。

    “对了,”重华正要转身时陆瞻又说话了:“让你们去何家周围打听打听昨夜夜探何府的人,你们查得有眉目了吗?”

    “已经打听过一轮,没有任何发现。”

    陆瞻凝眉想了想:“没去问问周围的乞丐?”

    摊贩们尚且有收摊的时候,无家可归的乞丐可没有别的去处。

    重华顿了下,立刻道:“世子提醒得很是!我这就派人去!”

    ……

    郑容不知从哪里听来的果蔬汁液可以用来兑酒,兑了满满一壶,宋湘半信半疑尝了两口,发现这次倒还挺香挺甜的,也就随了她的意。

    母女俩合着伙把宋濂哄睡着,然后炒了盘拆骨肉,再捞了一盘子卤凤爪,再拍了一碟子才挂藤的嫩黄瓜,两个人就着酒唠到夜半。

    将门出身的女人真是精力充沛。翌日早上,郑容又早早起来,做好早饭后进城去了。

    宋湘打发宋濂吃饭去上学,自己也挎着半篮子鸡蛋,包了几截腊味,外加一些蔬菜,拿着准备出门。

    才刚下了院子,门外就传来了车轱辘响,紧接着虚掩的门被一把推开,急轰轰进来一人,没头没脑地喊道:“湘姐儿!在家吗?!湘姐儿”

    “汪!”

    廊下的梨花跟脱弦的箭一般冲了过去。

    宋湘定睛看去,只见宋珉风尘仆仆地,一双布鞋趿着,身上袍子也歪了,神色慌张,在梨花的狂吠下又慌不择路地退到了院门外。

    院门外又还跟着拎着包袱的骂骂咧咧的游氏和宋渝,十二岁的宋澄也扛着两只大包袱,却是只声未出。

    “你们这是干什么?”

    宋湘把篮子放下,狐疑地望着他们。

    “你快把这畜生撵开!”宋珉朝梨花虚晃一脚,道:“二叔家里没法住了,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