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锦乡里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041章 楼下的年轻男子(第1/2页)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她眯眼深吸了口气,把茶杯放了。

    看到博古架上摆着的笔墨,她伸手拿过来,从前为了消遣,她也没少在灯下写写画画。

    但如今再动笔,却不是因为他而浪费时间心力了。

    将前世种种抛向脑后,她铺开纸张,提笔沾墨,将徐洛失信的这案子细细梳理起来。

    ……

    若无要事,王府各宫都是各自为政,一般不会相互干扰。

    送走了沈翌回来的魏春没事干,照旧在延昭宫摇着蒲扇,一面吩咐小太监打点着沈老夫人的寿宴陆瞻该穿的衣裳,一面等着陆瞻归来。

    刚刚整理完,门外就有小太监们快步进来恭立在门下了。知道是陆瞻回来,放下扇子迎了上去,还没开口就被陆瞻拂到旁侧越了过去。

    “倒茶来!”

    陆瞻不带温度地下了命令。

    回来这一路上他把重生回来遇见宋湘的前后所有全都细想了一遍!

    想到他当日如何大言不惭地说他认识宋裕,结果连人家妻族家世摆在那里他都不知道,脸上便辣了两分。

    再想到他言之凿凿跟重华他们说宋姑娘是个弱女子,结果人家当着侍卫们的面一脚踹到了自己头上,他脸又辣了三分!

    最后再想到她居然连徐洛丢信的事都已经猜出来是他干的,便又添了五分辣!

    等到进家门时一张脸早已快辣熟透,哪里还能有什么好脸色?

    “世子!”重华跟了进来,“唐震那边还没有处置。”

    何府的管家被挟迫,只要人不死,唐震就会说出去。本来这件事宋湘做的极妥,若没有陆瞻他们惊动,宋湘把人放回去就完了,谁也逮不着她。

    但偏偏陆瞻就把宋湘给撞破了,一堆人在那里,唐震不可能没察觉!

    又本来陆瞻也可以袖手旁观,甚至还可以借机向何府邀邀功,但是怎么解释他刚好出现在这里是个问题,更重要的是,唐震要是说出去,宋湘就得暴露了。

    重华一直就觉得宋湘与陆瞻之间怪怪的,虽然不知道他们之间究竟发生过什么,也不知道陆瞻那句时不时挂在嘴上的“不管她了”到底有多少可信度,但他今夜被宋湘踹了一脚并没吭声,以及当初他还信誓旦旦说他跟宋裕认识,说她是个弱女子,结果却被宋湘当场打脸——

    戏看得是很精彩没错,但要说他们之间没猫腻,重华是打死也不信了!

    而他自己还在刷马桶呢,这事就不得不提醒一下他了。

    “这还用问我?”陆瞻瞪他。

    重华理解他的恼羞成恼,恭顺地退下了。

    ……

    为了封口,杀死唐震当然也不现实,那么就只好用些别的手段。

    好在他没有见到宋湘的面容,收拾起来也容易,侍卫们还扣着唐震在破庙里,重华回去后,便立刻挥退了侍卫,亲手扶了他起来,并假称方才路过遇见匪徒作案,是以顺手解了个围。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