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四章亲人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夜凉如水。

    莫桓看着窗外冰凉的月光洒在木屋的地板上,翻来覆去睡不着,于是披衣起身,推开门走了出去,踩在露水满布有些湿滑的石子路上,回想这段时间经历的一切。

    她问自己,把你的未来给我吧,我们一起计划,你觉得,如何?莫桓低下头轻轻笑了,我能觉得如何?当然是很幸福……虽然离开了现代,但至少在这个世界,那个人不能再跟自己抢她了……他一定会陪着她,直到最后。

    拐过一个弯,栏杆处有个小小的身影,面对着翠湖。月光洒在湖面上,将翠湖装点成一面银镜。与波光粼粼的湖水完全相反的,小小的身影笼罩在黑暗中,无声无息,但是莫桓凝视着她,似乎听到了猛兽的咆哮。

    那是她心中的怒火啊!

    元霜坛主也给自己看了她的记忆……他看见,血色的仇恨,笼罩着自己最心爱的女孩。她醒来的一瞬间,他在旁边清楚的看到了她额头红色的骷髅,清楚的感受到了她心中,如同现在一样的,猛兽的咆哮,震颤天地的力量。将一切打碎消灭,颠覆所有的怒火。

    莫桓担心的抿了抿唇,走上前去,“凌儿,睡不着吗?”

    安凌回头,看到莫桓的微笑,竟然在月光的映衬下如此温暖,驱散了她刚刚心中的痛苦。

    “凌儿?”莫桓看安凌竟然没什么反应,只是呆呆的看着他,不由有点担心,抬手搭在安凌瘦弱的双肩上。

    安凌突然抱住了莫桓,将小小的身子缩在莫桓的怀中,贪恋着他的温暖,紧紧地,似乎永远也不想松开。

    莫桓心疼的抱住瘦小的安凌,恍惚回到现代世界。

    也是差不多七八岁的年纪,安凌有一天晚上突然从后院跑进了他的房间,还穿着一身睡衣,也是这样紧紧抱着他,一张小脸哭得稀里哗啦,小肩膀一抽一抽,嘴里嘟嘟哝哝不知道说些什么。好不容易安抚下来,莫桓才问出来,原来她知道了她亲爱的父母不是生身父母,哭着睡着却又做了噩梦。

    那个时候,她的泪水还在脸上横流,却异常的可爱。安凌仰着头,眨巴着大眼睛,抽抽噎噎的问莫桓:“莫桓哥哥,你会陪着我,对吧?”

    那个时候……莫桓也是这样心疼的抱住她,奶声奶气的,却是像大人一样承诺:“对的,对的,凌儿放心,哥哥永远陪着你,永远保护你。”

    可是他后来竟然失约了……将她一个人扔在那个纷杂的世界,一个人,整整五年……

    现在自己似乎有了弥补过错的机会。莫桓抱紧安凌。一定不会放过。

    安凌躲在莫桓怀中,轻轻微笑起来。夜色清爽,夏虫鸣叫的声音随微风飘远。

    第二天一早,安凌和莫桓被一身黑衣的女子带到一个巨大的大理石宫殿,便是所谓的枫苑的正中心位置。光滑的大理石在阳光下闪耀,整座宫殿笼罩在威严庄重的气氛中。安凌站在大殿门口,仰头看着梁上展翅的雄鹰,鹰眼在阳光下栩栩如生,审视着每一个迈入大殿的人。她面无表情,却心中诧异,这个世界,除了皇宫,其他的势力也能用国王的建制。看来,王权在这里并不是唯一崇高的东西。本以为,会同中国古代相近……

    宫殿正中一把巨大的精美石椅上坐着天边怪老,他的左右是两位中年女子,左边黑衣女子面颊瘦削,不苟言笑,浑身散发着冰冷的生人勿近的气息。右边蓝衣女子微微发福,长发及地,面容比较慈和,丹凤眼波光流转之间,风韵不减当年。

    一阶之下,左右两边分别坐着黑衣和蓝衣的众人,大约有三四百人,个个气韵不同于常人,均压低声音,小声的说笑着。气氛倒是安宁祥和。

    当安凌和莫桓迈入大殿的一瞬间,所有人都安静下来,目光聚集在二人身上。空气凝结在大殿之中,奇怪的不安慢慢的蔓延,各人心中都打着各自的算盘。安凌感受到黑衣女人的犀利目光,将看向天边怪老的目光收回来,瞥了她一眼,暗暗惊叹,感觉她的目光,就好似锋利的宝剑带着寒冰,犀利的指在自己的额前,再进分毫,就会见血。

    天边怪老看着安凌和莫桓,满脸的满意之色。他们虽然仅仅是七八岁的幼儿样子,但举手投足间自成风华,走进来的瞬间,整个大殿都似乎熠熠生光。在如此多的目光中,竟然依旧走得如此气定神闲,如同在巡视自己的固有领地。如同在宣告世界,“这是我的地盘!”

    待到安凌和莫桓在殿中站定,天边怪老笑逐颜开的道:“今天,我要宣布一个好消息!我的三弟子,姬涟镜的独女终于找到了!”

    小声的议论在大殿中蔓延,安凌和莫桓却一动不动,面色没有波澜。

    姬涟镜,是母后的名字。这个天边怪老竟然是母后的师父?那么母后身上也藏着不少的秘密……

    “从现在起,安凌和莫桓,就是我的关门弟子!”天边怪老笑眯眯的宣布。

    “怎么可能?师祖开玩笑呢?”

    “他俩?一点武功都不会吧?”

    “早就过了最佳的开始练武的年纪了!我们可都是三四岁开始练武的!”

    “师祖怎么能做这样的决定!难道要我们叫这两个小孩师叔吗!我可丢不起这个人!”

    众人都大吃一惊,议论声骤然大了起来。从蓝衣阵营里传出很多不好听的抱怨声,安凌和莫桓听得一清二楚,但却不想去知道是谁对他们有这么大的敌意,甚至连头都没有转过去。

    “不得无礼!”蓝衣女人轻声呵斥身后的弟子。议论声逐渐小了下去。

    天边怪老默默地看了她一眼,依旧笑眯眯的对安凌说:“小凌,这位是你大师姐,姬无花。左边这些都是无花的弟子。”

    黑衣的女人眼神不再犀利,反而似乎有一些温情,微笑着仔细地打量着她。

    “这是你二师姐,阎清韵。右边是她的弟子们。”<...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