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六章秘籍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葱郁的林木在夏日的风中如波涛般缓缓涌动,如浪般一层层在群山中反复回荡。鲜艳辉煌的夕阳在落入群山背后,还在尽力的挥发着光和热,将暴露的叶片、枝条和泥土镀上一层金,金灿灿的仿佛是世间最美好的风景。

    静谧的似乎没有人。

    姬无花站在天斧山峰顶,默默地注视着对面被掩映在矮松之后的山洞。虽然内心担忧焦虑,但面色无波,似乎山崩于前而面不改色。

    身后传来轻轻的脚步声,偶尔有枯叶在来者的脚下弯折,却并不碎裂。

    “谁在闭关?”怪老的声音像是夕阳一般平常。

    “安凌。”姬无花并没回头,声音波澜不惊。

    “她这么快就到了能够闭关的时候?”怪老微微惊讶,“才三个月?”

    “不到三个月。她是不可多得的练武奇才,领悟透彻,再加上废寝忘食的刻苦……她一个月来日日顶着黑眼圈来见我,我都怕她身子骨吃不消。”姬无花转过头来,犀利的眼光似乎在夕阳中灼烧起来,“为什么她如此着急?一个七岁的女孩,她还没有体会到武力和权力的滋味,对练武怎会有如此的狂热?师父,看着我!我妹妹,到底是怎么去世的?区区伤寒,以她的本事,会因此而重病致死?”

    怪老捻着胡须,目光直视山洞,不敢去看姬无花锐利的双眼。“安凌是个可怜的孩子。”他顿了顿,“我没有资格告诉你,只有到了合适的时间,她愿意告诉你,便会吐露实情的。”

    姬无花再次转过头去,默默地不发一言。这么小的孩子啊……安凌宁愿将所有秘密背负在背上,那么自己只能做她的垫脚石了,将她托上去,完成她想要完成的梦想。

    姬无花并不知道。她的梦想,跟这个世界格格不入。甚至是,你死我活。

    石洞中寂静无声,偶尔有洞顶凝聚的水滴,承受不住自身的重量,从高空跌落下来,打在地上,声音回荡在空旷的洞中,激起空气的小小涟漪。

    火把静静的燃烧着,夜明珠与之交相辉映,照得洞穴如同白昼。

    洞顶刻着奇怪的壁画,壁画上刻着两只黑色的恶鬼,一只拥有四手四脚,张着血盆大口,似是要吞吃世间万物,另一只拥有四只金色巨眼,眼中有熊熊火焰,下半身隐没在浓雾之中,或者似乎没有雕刻完成,爪子巨大并且坚韧、锋利,一切坚韧都能够被它随手斩切。两只恶鬼相互搏斗,身体纠结在一起扭打,谁也分不开它们。奇异的文字刻在旁边,如果凝视这些它们,便有古奥的声音响在自己的脑颅之中,产生令人恶心欲呕的共鸣。

    安凌端坐在壁画之下的玉砌的高台上,紧闭着双眼,如同老僧入定般一动不动。面色严肃,秀眉微微皱起,似乎正在破解什么难题。

    石洞的角落里,莫桓站在一长排木制书架旁边,手中捧着一本书,却心不在焉的将目光投向高台之上的安凌。

    三个月,这三个月,他们吃的苦简直前所未有。每日夜晚被欺辱,和着风与湿漉漉的衣衫入睡,清晨迎着朝阳爬上天斧山,钻进山洞中苦练内功。两人一日较一日疲惫,但内功却日益深厚,身体也更加强健,在肉眼所能见的成长中激发无尽的动力。变强的**支撑着他们挨过一个又一个冰凉的、浑身湿透的、疲惫却无法入睡的夜晚,支撑着他们,不会在渐渐积累的欺凌中丧失信心,也不会在日渐增长的愤怒中迷失自己。

    气温似乎有所下降。莫桓惊觉现在已经是黄昏的末尾了。最美好的时候,便是结束一天的练习,二人并肩沿着小路走下高峰,在金色的夕阳之中享受短暂的清新空气,看着周围葱郁的草木,看着美丽的夕阳金色将彼此的头发和脸庞涂抹的如此纯洁和漂亮。

    直到五天前,他们还保持着这个习惯。

    五天前,安凌向姬无花提出,想要借这个石洞,进行闭关。当时莫桓和姬无花都吃了一惊,不过姬无花还是答应了安凌的请求。安凌对莫桓说,这个玉台由罕见的暖玉制成,必然会促进修炼,她不愿浪费一丁点的时间去做那些事倍功半的事情。

    莫桓轻轻地将手中的书合上,轻轻地放在书架上,尽量不发出一点声音,生怕打扰到安凌。她保持着这个姿势已经五天,除了偶尔起来吃饭,晚上睡得很少,剩下的时间完全都在打坐。而自己,在这五天之内,也好歹了解了这一大排的书籍。上到天文,下到地理,除了绝世的武功秘籍,更有许多关于草药和毒药的研究。也是在这五天,莫桓仅仅把这个世界的地理图和历史沿革看了个大概。

    他站在那里看着安凌,足足一刻钟,两人像画中的人物一样纹丝不动。

    莫桓心中叹了一口气,找到架子上那本一直在修习的武功秘籍《无敌》,就地打坐开始努力。这本秘籍本来是姬无花偷偷塞在安凌袖子里的,安凌却将它交到自己手上。

    “我已经有《君临》了,足够了。”安凌低着眼睛,小手冰凉,“《无敌》给你……说好了要一起变强……”

    “放心,我永远站在你身后保护你,永远不会与你为敌。”莫桓抓住她的手,尽力的帮她温暖一点点。

    你不愿意用所谓的白王的责任束缚我,而我又何尝愿意你被复仇的使命束缚呢。但是正如你选择了承担这份使命,我也选择履行白王的职责。

    只有这样,我才能光明正大的,毫无顾虑的,与你形影不离。

    好难受……

    所有的能量都堵在胸口,不上不下……既无法将之引导至全身百骸,也无法将之回归丹田……

    似乎是什么东西堵着经脉……

    但到底是什么东西呢……

   &nb...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