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一十二章情杀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没有月色的夜晚,伸手不见五指。飒火都城术阳,本是当世第一大都城,夜市不闭,夜夜都是满城的灯火,更衬得周围黑得浑然一体。

    术阳西北的群山如同黑色的巨人,静默的立在术阳的背后,守护着一方安宁。群山深处,几座黑石殿悄然隐藏在茂密的丛林之中,隐隐有灯火闪烁。

    几声孤独的鸟鸣打破了沉寂的黑夜。一只喜鹊夜半迷路,在群山中飞了整天,现在疲惫得几乎要一头栽下去。它只好在附近的树上落下来,一边歇息,一边小心的打量着这棵树上的情况,一旦有危险随时要飞走。仔细观察聆听了半晌,它觉得此处确实是没有问题了,于是梳了梳飞行中弄乱的翎羽,找了处树叶茂密的背风之处,安然的闭上了眼睛。

    但它不知道,在它的头顶,有一双漂亮的眼睛瞥了它一眼。

    董心无奈的在心里叹了口气。这只喜鹊可真会找地方睡觉,正巧睡在自己的包袱上。

    她已经在这片林子里潜伏了一个月。一个月前,她到达术阳。得到消息的江先生曾经提出要联络飒火丞相袁庭,以助她一臂之力,但是她婉言谢绝了。袁庭作为飒火的丞相,处在明面上,行事多有不便,况且这么早就暴露安凌在飒火的势力,势必不利。而暗杀门这等暗杀组织,只有以彼之道还施彼身,方能真正杀掉蝴蝶的傲气。

    好几个时辰动也未动,盯着掩映在林中的灯火,董心默默盘算。暗杀门三座大殿,东仓西厂,正中至强。东边是仓库,粮食、武器、典籍皆在其中,守卫十人一组,两个时辰一换。其中没什么重要的人物,尽可忽略不计。西边是厂院,暗杀门大部分杀手都住在这里,观察得知大约有三百多人,其中一百人均是十几岁的少男少女。正如安凌的年纪。暗杀门越来越贪婪了。想当年,自己那一批孤儿仅仅是三四十个,而现在已经扩展到了百名。除此之外,还有负责锻造武器的铁工、教导孤儿的初阶训导、暂时没有任务的初阶杀手和经验丰富的中阶杀手等等。守卫二十人一组,包括十名孤儿,四个时辰一换。

    而正中的大殿,便是暗杀门的精锐所在。守卫十人一组,一共东南西北四组,两个时辰一换。高阶杀手近百人,还有四大护法与蝴蝶。几经探查,蝴蝶近年来未曾露面于江湖,在暗杀门内部也少有出面的时候,全部事物几乎都着落在四大护法肩上,但蝴蝶必定会坐镇在总部,只是不知具体方位。

    四五百人,暗杀门不愧为最大的杀手组织。寻常杀手组织仅几十人,上百人已经算是大的组织了。杀手的培养可不是那般容易,几年学艺,几十年经验,才能培养出优秀的杀手。所以只能说,暗杀门的巨大规模来自于其无耻的培养方式。

    今夜是她自己拟定的决战之夜。现在她只是在等一个契机。

    突然,静谧的夜里响起一连串的马蹄声,由远及近。董心屏住呼吸,缓慢的调整着姿势,蓄势待发。

    一个黑衣人骑着骏马狂奔而来,丝毫不顾自己打乱了夜色的平静。

    睡在董心包袱上的喜鹊一个激灵醒过来,就欲振翅高飞。旁边的董心却先它一步,快如鬼魅般落下树来,一个发力右手剑柄敲晕了骏马,骏马轰然倒地。她左手掐住黑衣人的脖颈,将之压在一棵树上,右手的匕首瞬间挑开黑衣人的手脚筋,顺便敲麻了她的穴道。

    “你……是谁?”黑衣的女人嘶嘶的吸着凉气,但也丝毫不能缓和手脚筋俱断的痛苦。

    “左护法,别来无恙啊。”董心冷冷的笑着,“这次又瞄上了多少穷苦人家?”

    “你……到底是谁……”

    “哼。”董心不欲与她多废话,以肘击晕,连着骏马,一起拖进了密密的丛林。

    半晌,董心已经全副武装了左护法的行头,翻身骑上江先生赠的宝马,沿着山道一路狂奔去了大殿。

    凭借着左护法的令牌,董心一路畅通无阻的从暗杀门大门进去,到进入大殿之中,守卫都恭敬地放行了。

    进得大殿,董心跟在一名守卫后面,一路面不改色,但暗暗地记住了沿路经过的所有通道。大殿构造并不复杂,东南西北中分为五块区域,自南向北所住的杀手等级越来越高。大殿中除了偶尔走动的守卫,杀手的住所之处大部分都是黑灯瞎火的,大约不是出使任务便是就寝了。

    越往北走,独立的房间就越大,数量越少。及至几乎最北,四座最大的厅堂赫然拱卫在一座最大的厅堂周围。

    “左护法,何以夜半来报事啊?”一个高大的身影瞬间插在董心与守卫之间,与董心几乎相贴。

    “哼,后护法。”董心后退一步,以浓重的鼻音掩饰自己与左护法声色的不同,“你还不是夜半闲逛。”

    虎背熊腰的后护法长的普通,但一道极重的剑眉生生给这张不能再普通的脸添了一些虎狼之气。难以想象比董心高出两个头的威猛如此的人竟然也能做杀手这等隐秘的行当。

    想当年董心叛出暗杀门的时候,四大护法还是年轻新晋的杀手世家的少当家,在暗杀门中执掌大权,在暗杀界也是声名显赫,与蝴蝶一起策划了很多肮脏之事。董心原来的爱人银剑,不仅是副门主的独子,也是前护法。后来副门主挂名隐退,副门主一职便被蝴蝶取缔了,只余四大护法,拱卫前后左右。

    “嗯?左护法,出任务不到一月,怎的便病了?让我看看?”后护法上前一步,更贴近了董心,她的脸甚至都能碰到了后护法宽阔的胸膛。

    “些许小病,不劳后护法挂心。”董心冰冷的说,又后退一步,心中却在暗暗着急,再与这人拖延恐会泄露身份。

    后护法脸上的不满和愤怒一闪而逝,却被董心看在眼里。他换上笑脸,压低声音:“将近一月不能见你,我甚是想念啊……”口中说着,双臂就要拢过来,将董心搂在怀中。

    董心敏捷的一蹲,堪堪让过后护法铁一样的双臂,脚下一错,便绕到了后护法背后。她低声说:“后护法,我还有事在身,恕不陪你闲聊了。”转而又压低声音,“完事之后,大殿后山,井口。”

    董心跟着战战兢兢的守卫走向最大的厅堂。

    后护法猥琐的笑起来:“哼,一月不见,臭婆娘倒是长了气势。”想想不久便能温香软玉在怀,他只嘿嘿笑了两声,然后便转身往后山去了。

    守卫领着董心进了厅堂,自己走到内堂去通禀。按说四大护法是蝴蝶之下地位最高的人,面见蝴蝶当不需要其他人通禀。但一路观察过来,董心觉得暗杀门的守卫力量增强了很多,约束门人的规矩似乎更加严格,似乎蝴蝶戒备心愈发强烈了。

    “玫瑰,进来吧。”一个苍老...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