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七章通天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江珏,”安凌声音虽然很小,但隐隐透着严肃,“你为何知晓我的身份?”

    名为江珏的男人缓缓的抬起头来:“虽然是见您的第一面……但是您与先皇先后是如此的相似……”

    安凌微微皱起眉头。实话说,这么多年来父母的面貌早已不甚清晰,何况当年自己只有三岁。故而,并不知晓自己的面貌有哪些地方与父母相似。

    “刚刚那样震撼天地的力量,必然是有人突破了《君临》的第一层最难一关,才能引起天地间能量波动,以致灾难般的效果。您额上的骷髅并没显现,是因为《君临》还未大成。”

    安凌突然凌厉的瞪着他。他竟然知晓《君临》?

    “当年,年少的我与先皇相遇于梅月河谷,相知于音律,故而将彼此引为知音。那是我最美好的一段时光,似乎从灰暗的单调的日子中被解救出来。”江珏的声音低沉了下去,似是回忆起当年的美好而怀念不已。但是从他沉稳的声音中隐隐有三月桃花、四月青芽的气息飘散出来,让人心喜神往。

    “彼时我年少轻狂,跟随先皇游山玩水,踏遍岭水千尺万寸土地,自以为见多识广,通晓天下,直到我遇见先后。先后博览群书,虽未曾看遍世间风景,但不仅洞晓世间分合局势,更了解各国各地风俗习惯,让我甘拜下风。然而在我自弃于音律之时,又耐心开导,让我重拾信心。”

    “曾经以为人生得一知音足矣,”江珏抬起头来,眼中熠熠生辉,“但是我遇到了先后!她真真是我的知己……”

    “既然是知音和知己,又何必这么恭敬呢。”安凌微微笑了笑。

    江珏微微停顿了一下。令人着迷的、如阳光照耀一般的气势顿时消散不见踪影,取而代之的是逐渐扩散出来的灰暗。

    “那一场岭水对飒火的战争中,由于我的狂妄自大,导致严重的失利……先皇为了解救被俘虏的我,用岭水北方十座城池交换……我无颜再站在他们身边,于是甘愿做背后最黑暗的武器,保全岭水的安宁……”

    “但是,即便是做暗处的安全网,我也是失败的……他们……”

    年过四十的男人被痛苦和自责压弯了腰,跪在地上,额头贴着地面,宽阔的肩几不可察的颤抖着。汹涌而来的悲伤和悔痛排山倒海,将这个可怜的人压倒在地,日日夜夜冲刷着早已千疮百孔的心。

    江珏尽力的克制着自己,不要在安凌面前露出疯狂的一面。于是只能强忍着往事带来的痛苦,这些年无时无刻不跟随着自己的痛苦……

    “还活着就没有输,”安凌的声音恢复了清凉,略带些稚嫩,“还能战斗就是你最大的胜利。”

    江珏惊讶的抬起头来。

    她站起身来,慢慢地走下高台,走到江珏的身边,慢慢的蹲下来,用白皙的小手拍着他的肩:“父皇的知音,母后的知己,我可不敢将您看作我的臣下。”

    “从今天起,您将是我的老师,同时如果您愿意,也是我的挚友。未来我们不仅要为父皇和母后报仇,更要开创前所未有的、强大的,岭水。”

    江珏看着安凌略显稚嫩的面庞,在火把和夜明珠的交相辉映下显出勃勃的生机,这种独具生命气息的力量也传递到了他的身上。她笑得那样胜券在握,那样无所畏惧,让他不禁对自己之前的自暴自弃而感到羞耻。自己白白活在世上这么多年,见识还不如一个小女孩……

    这一刻,稚嫩的面庞和记忆中那两个年轻而稳重的面庞重叠在一起,仿佛还是那个薄雾笼罩的秋夜,还是在那个竹屋里。

    那个声音温柔而有力,低调中掩藏着漫天繁星的光华。

    “虽然你输了,但是你应该庆幸。你这个时候还活着,而非死在知识的剑下。”

    “见识不是拿来炫耀的资本,只有细细咀嚼,丝丝剥离,再重新组装,让随时可以随风消散的知识锻造成致命的利剑,才是你最大的武装。”

    “你应该骄傲。我所知仅限书本,而你却是亲眼见了,亲自走过,这是我比不上你的,实实在在的,对于这个世界的认知。”

    那个声音意气飞扬,丝毫不掩骄傲和义气。

    “嘿,江先生!再来一曲《高山流水》吧,作为道别……又或者,你是愿意跟我们一起去皇宫的?”

    “怎么样?婚礼的曲目选好了吗?哈哈,会给你剩一口喜酒的!”

    “那么麻烦你了,放手去做,即便搞砸了也没有关系,有我给兄弟兜着呢。我只要你自己注意安全。”

    秋虫鸣叫之声仿佛依然响在耳边,但那两个人早已化作灰烬。连带着他最快乐的年华。

    “江先生。”

    稚嫩的声音将江珏的思绪拉回来。

    安凌一本正经的站在江珏面前,躬身向老师鞠躬行礼。

    他急忙起身,扶起安凌:“女王陛下,我可担当不起……”

    “江先生,我需要你来指出我在这个世界上可以走的万般道路,”安凌面色凝重,“并且,我需要你创造一支属于我的力量。这个力量,必须是世界上最强大的,最锋利的。”

    “因为,我们的使命,是要屠戮整个世界的啊。”

    江珏看着面前拥有强大意志的女孩,不禁为之折服。他错了,她不是她的父母,她是完全独立的,拥有鲜明的、强烈的意志,是那种一旦有了决意便会一往无前的人。

    莫桓看着安凌挺直的背脊,漂亮的蝴蝶骨依旧漂亮,但他的心中却有一点点的不安升起来,说不清道不明,只能微微皱起眉头。

    “江珏明白了。陛下,明日此时,我会带着我的部下来此,供您检阅!”江珏冲着安凌抱了抱拳,飞一般冲出了洞穴。

    洞外的月色更加鲜亮,一道黑影快速从树木掩映的洞口飞出,却在崖壁上顿住。

    姬无花和怪老明显感受到了那人投来的审视的目光,仿佛被看穿了所有秘密一般。

    怪老凝重的冲对面点了点头。那道黑影以点头回应,然后迅速消失在月色之中。

    “是谁?”姬无花轻声的问。

    “我也不知道。”怪老无意识的摇了摇头,...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